当前位置:上海毅进教育信息咨询有限公司-养生-花草历史历史上的宋太祖赵匡胤有多宽容?
历史上的宋太祖赵匡胤有多宽容?
2023-01-25

历史上的宋太祖赵匡胤有多宽容?感兴趣的读者和趣历史小编一起来看看吧!

宋太祖赵匡胤的小舅子王继勋,是个生性凶残的吃人狂魔,以残杀奴婢,食用其肉为乐。一日天降大雨,围墙崩塌,众奴婢群奔而出,到皇宫门前诉冤,举朝哗然,赵匡胤却念及亲戚私情,仅仅将其削官流放,不久又让他去西京洛阳为官。

王继勋愈发肆意妄为,在洛阳的四年时间内,强抢平民百姓为其奴婢,稍不如意就杀之,而后食其肉,将尸骨装入棺材,弃之野外,前后遇害者上百人。人贩子和棺材铺商人常年出入其府邸,洛阳百姓深受这个食人魔王之苦,却无人敢上告,只因皆知赵匡胤这个皇帝对他何等偏袒。

一直到赵匡胤死后,宋太宗赵光义继位,和王继勋再无直接亲戚关系,才秉公处理,将其明正典刑,斩首于洛阳,并将常年与王继勋共食人肉的长寿寺和尚广惠,以及男三女八共计十一名人口贩子,一并斩首,以平民愤。

王继勋的劣迹还不止如此。他此前为将时,新募兵千人,多无妻室。赵匡胤对他说「此必有愿为婚者,不须备聘财,但酒炙可也」(肯定有愿意嫁给他们的女子,无需准备聘礼,摆酒席就行了),于是王继勋就在京城大掠良家女子,引起一场大骚动。赵匡胤大惊,收捕斩杀王继勋部下兵将百余人,才勉强平定此事。

《宋史·列传第二百二十二·外戚上》:【王继勋,彰德节度饶之子,孝明皇后同母弟也。 继勋所为多不法。会新募兵千余隶雄武,将遣出征,多无妻室,太祖谓继勋曰:''此必有愿为婚者,不须备聘财,但酒炙可也。''继勋不能谕上旨,纵令掠人子女,京城为之纷扰。上闻大惊,遣捕斩百余人,人情始定。时后已崩,上追念后,故不之罪也。

乾德四年,继勋复为部曲所讼,诏中书鞫之。解兵柄,为彰国军留后,奉朝请。继勋自以失职,常怏怏,专以脔割奴婢为乐,前后多被害。一日,天雨墙坏,群婢突出,守国门诉冤。上大骇,命中使就诘之,尽得继勋所为不法事。诏削夺官爵,勒归私第,仍令甲士守之。俄又配流登州,未至,改右监门率府副率。

开宝三年,命分司西京。继勋残暴愈甚,强市民家子女备给使,小不如意,即杀食之,而棺其骨弃野外。女侩及鬻棺者出入其门不绝,洛民苦之而不敢告。太宗在藩邸,颇闻其事。及即位,人有诉者,命户部员外郎、知杂事雷德骧乘传往鞫之。继勋具伏,自开宝六年四月至太平兴国二年二月,手所杀婢百余人。乃斩继勋洛阳市,及为强市子女者女侩八人、男子三人。长寿寺僧广惠常与继勋同食人肉,令折其胫而斩之。洛民称快。】

北宋开国之军队,承袭五代乱世,军纪极为糟糕,行径极为残暴,远不止上述此事。曹彬攻灭南唐之战,被赵匡胤和宋朝史官吹嘘为“未尝妄杀一人,活江南百姓”。然而,其部将曹翰围攻江州(九江)之战,破城后大肆屠戮,死者数万人,尸体填满井水江流,掠夺民财亿万之巨,(【屠城,死者数万人,取其尸投井,坎皆满溢,余悉投江流,家赀货钜万,翰悉取之】),事后未受惩处,反而升官赏爵。

北宋攻灭后蜀后,众将同样大肆劫掠,杀人抢劫,激起全川哗变。“十四万人齐解甲”的后蜀军,许多降而复叛。行径最恶劣的宋军军校,“割民妻乳而杀之”,赵匡胤下令将其斩首,左右近臣竟然“营救颇切”,力保其不死。赵匡胤当众流涕,言「兴师吊伐,妇人何罪,而残忍至此!当速置法以偿其冤」,才顺利将其惩处。

赵匡胤身为开国皇帝,想杀一个罪行骇然的军校,都有这么大阻力,足可见要惩治那些从五代乱世沿袭下来,横行不法的诸将领,该有多么艰难。北宋开国之“不杀功臣”,本质上也是根本杀不了!而只能“杯酒释兵权”,徐徐削减诸将兵权,此后宋朝更确定了文官士大夫执政、数百年都在竭力抑制武将地位,亦是矫枉必须过正,不得已而为之。

至于赵匡胤对自己旧主、后周世宗皇帝的后人,其实也并非如宋朝自我标榜的那般厚道。

一个基本历史事实,周世宗文皇帝郭荣,姓郭不姓柴,继位前就是其姑父兼养父郭威正式册立的皇子,继位后严守自己身为郭家嗣子的本分,不曾与柴家生父见面,待之以元舅之礼,也不曾封亲兄弟为王,不曾封柴氏族人为皇族。当然更不会冒天下之大不韪,去重新改姓为柴了。

历史上后周王朝两代皇帝,“郭荣”“郭宗训”,之所以在史书上变成“柴荣”“柴宗训”,原就是宋朝史官篡改历史的产物,其用意无非是削弱周世宗统治合法性,也等于变相加强赵宋王朝取而代之的合法性。(柴可代郭,赵自可代柴)。

小皇帝郭宗训被迫让位后,被流放软禁,刚到二十岁便早死。郭荣的其他几个儿子同样早夭、或“不知其所踪”。时人笔记记载,有两个孩子,在赵匡胤授意下,被大将潘美和大臣卢琰分别收养,一改姓潘,一改姓卢,后来各自延续了郭荣的血脉,但也被剥夺了姓氏和身份。

剩下一些即使在后周也并不算皇族的柴氏族人,也就是郭荣那些依旧姓柴的兄弟的后裔,奉祀郭荣和郭宗训,给宋朝的仁德厚道当活招牌。

宋仁宗嘉佑年间,下令彻查柴氏族谱,封郭荣的从孙柴咏为世袭崇义公,奉祀周世宗郭荣。可见最迟此时,郭宗训便已绝后。

宋徽宗政和八年,又下令从柴氏子孙中挑选最年长在世者,以其祖父过继为周恭帝郭宗训的后人,其子孙世袭宣义郎,奉祀郭宗训。「择柴氏最长见在者,以其祖父为周恭帝后,以其孙世世为宣义郎,监周陵庙,与知县请给,以示继绝之仁,为国二恪,永为定制。」

因此,后世所谓的“柴荣后人、郭宗训后人”,从血缘上都已经是旁系过继了。

当然,王朝鼎革,此亦在所难免。论血腥程度,已远远较之前各朝更迭时为轻。

不论如何,赵匡胤终究是终结了刘裕开启的持续数百年滥杀前朝皇族的恶例。但非要因此就说他是“中国历史上最仁慈的开国皇帝”,不免差之毫厘,谬以千里了。

——不论对功臣、对前朝皇族、对平民百姓,那个“后宫万人,羊车寻幸”的晋武帝司马炎,其实都更远比他仁慈厚道得多:

晋朝攻灭蜀吴后,不但善待刘禅孙皓,而且也重用其旧臣。诸葛亮的孙子诸葛京,也同样可以被毫无猜忌地提拔为江州刺史,出任实职官员。

司马氏取代曹魏后,曹氏一族反而过得比曹魏时期更好,解脱了名为藩王实为囚犯的待遇,爵位也只降一级,改封郡公,还能出任实职官员。曹植的儿子,魏济北王曹志,就做了晋朝的鄄城公,出任乐平太守,后升任国子祭酒。

魏帝曹奂改封陈留王,食邑万户,用天子旌旗,备五时副车,行魏国正朔,郊祀天地礼乐都用魏制,上书不称臣,受诏不必拜。他的宫室还被安排在曹魏故都邺城,曹操所建铜雀台之侧。其各种丰厚地位、待遇、结局,几乎是历代亡国君主之最。

……

然而,身为帝王,却不能惩处肆意不法、鱼肉百姓的官僚。如晋之石崇、身为政府官员却杀人越货以敛财斗富。如宋之王继勋,身为外戚却强掠良家为奴婢,更杀人食肉。那么皇帝表面的''仁慈厚道'',又有何用?——以德报怨,何以报德?